只要有信心,就能挺过去!——来自新冠肺炎患者的自述

昨天下午,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隔离病区内,43岁的患者王先生要求医护人员帮他录下了一段视频,他想用自己真实的经历告诉其他患者,只要有信心,就能挺过最艰难的时刻,听从医护人员指导,一定能恢复健康。

“精神要放松,要相信医生!”最后一条嘱托,丁新民医生说得非常恳切,他说,很多患者也会通过刷微博、看朋友圈等方式,来了解当前疫情的形势,有些“风吹草动”就会变得很紧张,这一点让他也很担心,因为患者对抗体内的病毒,信心是一定不能垮的。“在隔离病区里,每天查房的都是主任医师,在病房外,还有很多医护人员在对患者的病情实时监测,有异常会第一时间发现。所以,在这里相信医生、配合治疗是最重要的。”

对抗病毒 做好这三件事

“1月15号我出现了感冒发烧。”王先生说,从一开始不舒服的时候,他就戴上口罩了,他和家人接触得不多,连吃饭都是自己单独的。后来通过查阅资料,他得知,要保证人与人之间1.5米以上的距离才是相对安全的。

2月14日,杜富佳接到医院电话,让她做好准备,她便默默开始行动了。在随行的行李箱中装好了牙膏、牙刷、肥皂、眼药水、尿不湿后,她又去剪了头发。

“他就算担心我,他也不会跟我说‘我担心你了’。他只就会说,你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做好防护。”杜富佳说。

这一天她值晚班,从下午2点上到晚上8点。

中午12点半的班车,杜富佳提前半小时就下楼。第一天去医院熟悉环境时,她因错过班车,懊恼了很久。之后,每次她都会早早去等车。

“你们给我录视频可以不打马赛克。”王先生说,他希望尽可能让患者们都看到他最真实的情况,一定要有信心。

杜富佳:第一天还比较顺利。我们刚开始都有老师带着,老师都会帮我们检查防护服有没有穿好。

扎克伯格表示,现在脸书进行内容审查的预算,比2012年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时更多,而当时脸书的用户人数达到10亿人。

“疫情来势汹汹,等不了”

为了不让哥哥杜富国担心,去武汉的事情,杜富佳一直没有告诉他。出发前,杜富国知道了这件事,给她发来语音。“注意安全,我们在家等着你的好消息,等你凯旋而归。加油!”

记者:有意不让别人送吗?

杜富佳今年27岁,在家中排行老二。腊月二十六,哥哥杜富国负伤后首次回到湄潭老家,这也是他7年来第一次回老家过春节。

杜富佳所在的第八病区,是重症病房。对她这样一个刚刚工作5年的急诊科护士来说,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这便是王先生所提到的“最艰难的时刻”,而这正是很多重症患者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痛苦。

2月21日傍晚,她作为贵州省第八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抵达了武汉。

推开重重的隔离门,走进去,那是属于她的战“疫”时刻,也是她最像哥哥的时刻。

“我们医护人员的饭和病人的饭是一样的。” 北京医疗队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医生说,患者对抗体内的病毒,营养的支持一定是不能缺少的。医院的饭菜虽然不一定能合所有人的胃口,但是一定不要挑食,没有胃口也一定要往嘴里送。

记者:第一次穿花了多长时间?

记者:第一天工作顺利吗?

2月20日,刚下夜班还在补觉的杜富佳接到医院通知,“赶快收东西,去贵阳参加培训”。

“一开始就是到社区的诊所去治,但是体温一直下不来。”随后,王先生被送到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我刚刚进医院的时候,我的血氧(饱和度)只有77,救护车刚刚把我带进来的时候,插着氧气,肺里面还是感觉很难受。刚刚进来的前两天是不能脱离氧气的。氧气(流量)打到最高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呼吸比较顺畅。”

“有时候看到患者稍稍好转就开始玩手机,我挺着急的。”丁新民医生说,希望患者们都要保障睡眠,一定要休息好。长时间看手机也是一件消耗体力的事情,不要再给自己的身体增加负荷。

杜富佳:医院发了倡议书,我就报名了。过年的时候我看到部队派人去支援武汉,那时候我在想,我要是能去就好了。

据报道,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面临越来越大的内容监管压力,舆论要求这些平台拿出更好办法,应对网络上出现的不实或有害信息。

43岁的王先生刚刚送到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时候,病情十分危重。即使吸氧,他的血氧饱和度也仅能维持在生命线上。经过近期的治疗,他的病情渐趋平稳,从开始的一动不能动,现在已经可以逐渐脱离氧气面罩的支持了。

“大家来自四面八方,

杜富国:等你凯旋而归,加油

欧洲智库欧洲政策分析中心(CEPA)主任波莉亚科娃指出,扎克伯格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显示“脸书”等科技业者认为,欧洲在监管网络内容方面的态度比美国更积极;“显然这些业者的战场在欧洲,若他们未表现出愿坐在谈判桌前的态度,会担心可能会遭遇打击”。

她所在的贵州省湄潭县人民医院被指定为贵州省开设新冠肺炎发热门诊的183家定点医疗机构之一。1月27日,在接到医院发出的加入抗击新冠肺炎倡议书后,杜富佳第一时间报名。2月5日,杜富佳再次提交了支援武汉抗疫一线的请战书。

杜富佳在第三组,和西安交大一附院的医护人员一起,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的第八病区。相比抵达武汉那天记者第一次见到她,她的头发被剪得更短了,还多了一个“冲天辫”。

“杜富佳,贵州援鄂医疗队”,绿底白字,贴在胸口,她笑了。

杜富佳原本打算好好陪哥哥过个年。一场疫情,却让杜富佳不得不改变计划。

△杜富国入伍后第一次回家探亲时拍的全家福

杜富佳:穿的时候就花了半个多小时,脱比穿还要麻烦一点。脱的时候绝对不能被污染。

扎克伯格表示,网络内容确实该受到监管,但监管方式应介于新闻业与电信业之间。 扎克伯格表示:“我认为监管有害内容是应该的,问题在于要用什么架构来监管。”

扎克伯格说,目前他雇佣了3.5万人来监管网上内容,并执行安全措施。他表示,通过人力和平台内的自动系统,其公司每天停掉超过一百万个假帐号,其中绝大多数是在申请帐号的几分钟内就被监测到。

出门右转几步,就是病房的入口。因为要进病房,杜富佳今天在白色防护服外,又套了一层蓝色隔离服。隔离服的后背上,写着五个字:舒肤佳,加油!“舒肤佳”,这是她的昵称,也代表她的职责与爱心。

记者:有没有想过,如果真让你去了,可能就不能陪哥哥了?

一天天过去,多名患者成功转危为安,记者注意到,每当问起他们这段时间的经历,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吃饭问题。

杜富佳:也想过。但我想的是,我跟哥哥相处还有很多机会,疾病来势汹汹,是等不了的。

杜富佳所在的贵州省第八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共有队员172人,他们被分成4个工作组,分别和四川队、齐鲁队、西安队、华西队一起工作。

清洁防护室里,杜富佳小心地调节着护目镜的松紧。这是她第四次进重症病房。防护室的墙上,贴着穿脱防护装备的14个步骤。她有条不紊地执行着每一个步骤,直到最后得到感控老师的认可,才终于放松下来。

“刚开始,北京医疗队和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医生给我进行了一个比较保守的疗法,就是吃药。但是,我觉得改善的程度有点儿慢,我跟专家讲了这个情况,专家也给我重新配了一服药。我觉得特别好的就是,我们每个床位的(患者)治疗方法都是因人而异的。”

“到第4天、第5天的时候感觉就很明显,我上洗手间就可以短暂地不要氧气(面罩)。吃饭呢,医生从刚开始就跟我说了,你一定要增强你的免疫力,不想吃也要吃。前三四天的时候,我的胃口非常不好,真是吃不进去,我坚持吃饭吃药,到现在我的胃口非常好,一天三餐基本不会剩。我觉得改善非常明显的是,上洗手间、洗脸,包括日常的护理,(脱离氧气面罩)都没有问题。”

△今年春节杜富佳和哥哥杜富国的合影

刚送到医院的时候,这名女患者全身发紫,几乎没有了意识。经过北京武汉两地医护人员的努力,到现在她基本脱离了氧气面罩。

“胃口不好,我也坚持吃饭,你们送来的盒饭,我吃的渣子都不剩。”说出这句话的是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以来,收治的首名重症患者,简单的一句话,饱含着她对医护人员的信任。

一起等车的同伴郭磊冲锋衣上贴着“贵州医疗队”的队标和姓名,杜富佳也从包里掏出她那份不干胶,请郭磊帮忙。

杜富佳:那天我一个人过去,老师下来接我,她说:“好小的一个娃娃啊。”培训结束后,她往我书包里塞零食,边塞边说:“你们小娃娃不是最喜欢吃零食,都拿着多吃点。”虽然大家都来自四面八方,但在一起就像家人一样。我来了之后,需要学习的还有好多,有些知识我还不知道。那天我还在和我们队的老师说,我也想学。

来到武汉后,杜富佳只给妈妈打过一个电话。之所以没有给哥哥打电话,因为不用打,她就知道哥哥会对她说什么。

本报记者 景一鸣 王雅贤

下午4点,接到通知1个小时后,杜富佳就告别医院领导和同事,独自一人提着两个大箱子,背着一个大背包,从湄潭启程,赶往贵阳。

他指出:“现行架构有两套,一套用来监管报纸与媒体产业,一套模式用于电信业。电信业模式是让资讯流通,但你不会因为某人在电话线上说了某些伤害性言论,就找电信公司算帐。我其实认为应该有一套介于两者之间的管理办法。”

“治疗方法因人而异”

杜富佳:是,我觉得一个人走得干脆利落一点。

优德88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