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新冠肺炎)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为所爱的城市献一份力

中新社武汉3月23日电 题: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为所爱的城市献一份力

15日,黄翠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弹棉花”是蒋家从清朝光绪年间至今130 年一代代传下来的手艺,自己的手艺是跟丈夫的姐姐学习的,“目前公认的传统弹棉花4个步骤包括敲弹、牵纱、打磨、缝制,全部都是手工完成的。”

“一切正常,体温维持在36.5摄氏度左右,没有其他不良反应和不适症状。”他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

武汉市民任超,在36岁干了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情——成为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

想让年轻一代重新认识传统手艺

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一代了解“弹棉花”工艺,蒋晓栋开始了新的探索。他一方面利用自己对摄影和设计的爱好,用现代的手绘和平面设计改善“弹棉花”和“手工面被”的形象;一方面开始与民宿、自媒体、短视频等贴合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渠道合作。未来蒋晓栋还计划对“弹棉花”过程进行24小时的网络直播,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温暖”的手工艺。

“霜前冷,雪后寒,进入十月把花弹”。弹棉花是门老手艺,很多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进入新千年这个老手艺开始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线。如今,来自苏州的海归金融硕士蒋晓栋,在回国后选择了帮“弹棉花”16年的母亲黄翠萍把这项渐渐式微的手艺发扬和传承下去。如今,黄翠萍的“弹棉花”手艺已经被蒋晓栋变成了一项年销售额200多万元的生意。

在蒋晓栋看来,“弹棉花”像刺绣、竹编、漆器一样都是中国传统手工艺文化的代表,元代王祯《农书·农器·纩絮门》中就有对“弹棉花”的记载,历史十分悠久。“但是‘弹棉花’作为一项手工艺在推广上天生‘吃亏’,因为棉被是很私密的东西,日常还被套在被套里无法展示,再加上八九十年代大家对‘老棉絮’的刻板印象,在羽绒被、蚕丝被盛行的当下推广起来真的不太容易。”

“我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大家重新用现代的眼光看待‘弹棉花’这种传统工艺。”来自江苏张家港的蒋晓栋今年33岁,在旁人的眼中他有两个相去甚远的身份,一个是光伏企业的出口贸易业务负责人,另一个则是“弹棉花”工艺的推广者。

35岁的靳官萍是第一个接种的女性。“在武汉工作生活15年,我看着这里的卫生、环境越变越好,我想守护这份美好。”她在武汉“封城”后成为志愿者,忙于接送医护、筹集搬运分发物资。得知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招募消息,她第一时间报名。

“沉重、无力”是27岁大学生朱傲冰关于这场疫情的最直接感受。一个好友的母亲因新冠肺炎去世,他不知该如何安慰。看到好友朋友圈悼念母亲的动态,他没忍住,痛哭一场。

清华大学表示,鉴于目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形势,按照教育部和北京市的统一部署,学校研究决定,推迟2019~2020学年度春季学期开学时间,具体开学时间和后续安排另行通知。全体学生务必不要提前返校。

隔离期间,朱傲冰除了常规检查、帮专家组拍些照片和视频外,其余时间用来上网课、写作业、打游戏、健身。每天晚饭时间,他会与父母视频聊天,汇报身体状况。

问及报名初衷,任超称,看到全国医护奋不顾身支援武汉,他觉得“欠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同时,身为一名退伍军人,“在祖国需要的时候,要挺起胸膛站排头。”因此,他选择“冲上去”。

海归硕士两个相去甚远的身份

靳官萍告诉记者,她从事医药行业,一直关注疫苗信息,对疫苗安全性有信心。

黄翠萍介绍,其中敲弹工艺是整个手工棉被的灵魂,也是“弹棉花”的“弹”字所在。利用弹弦的震动使棉花纤维打开,形成丰富的蓄热空间。再将整床棉花作为整体进行细致的敲弹。使得手工棉被有着独特的蓬松性和柔软性。“整个过程要敲弹7000多下,背面会被3000多根牵纱的纱线固定,最终经过打磨和缝制,历经3个小时才能完成一条被子的制作。”

任超在20日接种中剂量疫苗后,开始在指定地点接受14天隔离观察。

“我想做些什么,哪怕能给这场抗疫带来一丝丝帮助也好。”朱傲冰出身军人家庭,在成为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之前,他一直在社区从事志愿者服务。

“我每次在展示和推广‘弹棉花’工艺的时候,都能感受旁人眼中的疑惑,好像在说,‘弹棉花’也能叫手工艺吗?”蒋晓栋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样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从2003年黄翠萍开始投身这项技术的传承时起,蒋晓栋便经常看到周围的人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母亲。“‘弹棉花’在很多人眼里已经过时了,代表的是曾经落后的生活,所以他们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艺传承。”

朱傲冰参加的是低剂量试验组。体检通过当晚,他激动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朱傲冰说,“我知道父母很担忧,那天晚上他们房间的灯开了一晚。”

志愿者要求是年龄在18周岁至60周岁的健康成人、无疫苗接种过敏史、无新冠肺炎病史或感染史,并能坚持完成6个月的研究随访。整个过程需接受7次血液样本采集,主要用于抗体检测。采血时间分别是接种前7天内、接种当天和接种后的第7天、第14天、第28天、第3个月、第6个月。

自小深受母亲的影响,蒋晓栋对手工棉被有着很深的情感,年少时去美国读书,他的行李里也一定要有母亲弹的棉被。2012年,蒋晓栋在美国拿到了金融学硕士学位后回国发展,在负责一家光伏企业出口贸易业务的同时,也担当起了母亲“弹棉花”事业的“发言人”。“我母亲私下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但是由于受教育程度不高,所以很多向其他人宣传和讲解‘弹棉花’工艺传承的工作就由我来替她完成,久而久之我也变成了‘弹棉花’的内行。”

招募启事显示,此次研究计划招募合格志愿者108人,分成低、中、高三个剂量疫苗组,每组36人。其中低、中剂量疫苗组接种1针,高剂量疫苗组接种2针(左右胳膊同时接种各1针)。

2018年年底,蒋晓栋决定正式对祖传的弹棉絮技艺进行推广。在他的帮助下母亲注册了“有暖制被所”品牌,蒋晓栋也开始对自家弹的棉被品牌化运作。“今年一年我们的销售额有200多万元,明年预计要达到300万元。”

他告诉记者,隔离期间一人一间房,一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送至门口,伙食每天不重样。他每天要在接种日记卡上记录身体状况、体温变化等。腋下贴有电子体温计,24小时监测体温。

任超常跑马拉松,自认身体底子不错。接种之前,他详细了解了项目流程、注意事项、风险提示、处置措施等,“没有什么害怕的,我相信科学家,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

敲弹一床棉被需3小时7000下

饮食、心态、身体状况……任超、朱傲冰、靳官萍每天会在社交网站上记录隔离生活的点滴。

朱傲冰到目前为止身体也一切正常。他打算等疫情结束后,背起心爱的相机去记录城市的美好,去东湖边骑一次单车,去昙华林、吉庆街走一圈。

“我现在虽然知道手工弹棉花的所有技术细节,但是我并不会弹棉花,因为一个熟练的弹棉花手艺人,需要花两年的时间来学习才能完全掌握技术。”蒋晓栋说,这种漫长的学习和练习时间也是“弹棉花”手艺传承越来越难的原因。“现在我母亲的工作室里能熟练弹棉花的手艺人不过六七位,我目前计划找一些年轻人来学习。”今年,为了更好地传承手工弹棉花手艺,蒋晓栋还为手工弹棉技术申报了苏州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翠萍也开设了“手工弹棉技艺展示馆”,有空就给学校的孩子们做知识讲座。

面对网友“伟大”“英雄”等夸赞,他们却说,“我们只是做了一件能做的事。”(完)

12月13日,在苏州市的一个手工艺品创新创业大赛上,来自张家港的黄翠萍和蒋晓栋母子带来的手工艺品,在一众苏绣、核雕、漆艺、苏扇中显得格外淳朴。他们带来的是一把宛如长弓的木质器具,但这把“弓”却并不是用来“骑射”的,而是一把弹棉花的弹弦。

焦点访谈最新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