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刺激计划再遇阻,美股盘中大幅震荡,截至收盘,道指下跌3.04%,纳指下跌0.27%,标普500指数下跌2.93%。大型科技股涨跌不一,奈飞、英特尔涨超8%,亚马逊涨超3%,特斯拉涨超1%,苹果跌超2%,谷歌、微软、Facebook跌超1%。道指成分股中,波音逆市涨超11%。

坚决打击黑恶势力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检察机关按照中央统一部署,会同公安机关等部门,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打击黑恶势力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拉拢胁迫未成年人参与黑恶组织等犯罪活动。被告人吴某等人在浙江省杭州市以实业公司为幌子实施“套路贷”、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诱骗在校未成年学生参与赌博,并实施敲诈勒索,致多名被害人辍学,部分被害人因此试图自杀。检察机关对该案依法从严指控,吴某等12人被判处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

为了重获投资方信任,孙正义预计到2019年Q4,愿景基金的表现会比2019年Q3要好很多。他表示,Uber在2019年Q3已经成功实现了盈利,而目前造成主要亏损的WeWork ,预计会在2021年成功实现盈利。

依法惩治未成年人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检察机关坚持双向保护原则,对于未成年人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情节较轻的,依法引导犯罪嫌疑人向被害人赔偿、道歉,争取达成刑事和解;对于犯罪情节较重的,坚持依法惩戒,保持司法震慑。

但随着软银集团入股的一些初创企业开始陷入困境,软银集团和孙正义的投资神话也宣告破灭。孙正义甚至承诺,将不再对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救援。

史卫忠介绍,检察机关打击预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做了以下方面的工作:

如今,OYO想要再靠软银输血续命显然已经不现实,唯有打好手中剩下的牌真正实现盈利,才有可能重获资本青睐,避免变成为下一个WeWork。

来自孙正义的压力:OYO正在努力避免成为下一个WeWork

和当初扩张时的疯狂相同的是,OYO的撤退迅速而彻底。

热门中概股多数收涨,网易、新浪涨超4%,微博、百度、京东、腾讯ADR涨超2%,拼多多涨超1%,阿里巴巴跌2.66%,蔚来跌1.67%。

去年年中,OYO中国CFO李维曾信誓旦旦的表示,之所以把扩张速度始终放在第一,是他们判断再给OYO六个月,其他玩家就会放弃。

甚至由于中国区糟糕业绩的影响,春节前OYO中国区的COO施振康已经离职。据悉,施振康的离职意味着OYO中国区的高管中已经没有具有酒店业从业背景的人。

OYO Life的一位前高管向媒体表示,软银不愿意OYO Life裁员,是担心自己在日本的声誉会受到影响。OYO对此表示:“软银在日本的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能够执行联合项目以及员工转岗。”

结果六个月之后,OYO自己放弃了。

在成立短短的6年时间后,OYO就宣布在规模上超越了世界传统和成熟酒店连锁品牌,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

同时,推出2.0模式后为了短期把入住率提升上去,OYO方面在全国范围推出超低价,原本100元左右的住宿价格直接拉低到30元左右,即便是一线城市的深圳,二线城市的西安、成都等也都存在这样超低的价格。甚至,有媒体报道OYO还出现了1元一晚的价格。

2020年2月12日,日本软银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日本软银集团一共亏损了7001.7亿日元,同期利润相比2018年下降了233%;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依然要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92.1%。

不过,和其他地区不同,OYO在日本业务并没有直接进行裁员。根据OYO Life员工透露, 公司正把大量员工转向软银在日本的其他关联公司,如WeWork和移动支付公司PayPay。

但实际上,裁员幅度比想象中更加猛烈。有OYO中国员工在脉脉爆料,员工从12000+已经直接裁到了2000+。

据了解,OYO目前在中国约有10000名左右员工,其中包括约6000名全职员工和约4000名所谓的“自由裁量权员工”。知情人士透露, OYO计划在中国裁员全职员工约50%,自由裁量权员工有一部分将被临时裁员。

在一系列业务收缩的背后,正是OYO对于盈利的迫切渴望。因为,在近10个月没有外部新融资注入的情况下,OYO已经无钱可烧了。

一年前, OYO宣布与Z控股公司(前身是雅虎日本)联手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OYO Life”,正式进军日本市场。“OYO Life”主要针对日本公寓租赁业务,目标是为100万套公寓提供租赁服务,通过简化出租公寓的方式来吸引日本千禧一代。尤其是日本因为即将举办2020年奥运会,一度被OYO视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全国检察机关共起诉校园暴力犯罪案件6962人。江西省兴国县检察院在办理以未成年人姚某为首的“天眼帮”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中,认为姚某虽然是未成年人,但他指挥或直接实施了强奸,组织、强迫、介绍卖淫,引诱幼女卖淫等严重侵害其他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从严提出十九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被法院采纳。

突出打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性侵害犯罪在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中占有较大比例,检察机关坚持严厉打击,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案件。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共起诉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3.25万人。河南省检察机关对尉氏县赵某、李某、刘某、周某等人强奸未成年人,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一案从严提出指控,主犯赵某被判处死刑。

OYO的扩张神话,也许就此戛然而止。

3美元出售日本公寓业务,OYO正在全球范围内坍缩

这一幕不仅在中国上演,OYO起家的印度市场也正在裁员和缩减业务。同时,持有OYO约46%股权的大股东软银的大本营日本,OYO在该地区的公寓业务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竟然被3美元名义价格交易,更是令人大跌眼镜,

进入中国后,OYO的依旧保持着高速扩张的速度。根据OYO官网数据,截止2019年12月底,OYO在进入中国的2年时间内入驻了全国338个城市,基本覆盖了中国的3-5线中小城市,酒店数量超过1.9万家,客房数量超过78万间。尤其是2019年的后半年,OYO更加疯狂,在中国的客房数量较年中几乎又翻了一倍。

然而,疯狂扩张背后的代价是巨额的亏损。

曾经人们都在惊叹OYO的疯狂,如今,它不得不为曾经的疯狂买单。

对于裁员,李泰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 2020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盈利增长。”

上个月,OYO酒店集团公布了的最新的财报信息显示,OYO 2019年度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比上年度扩大6倍。其中OYO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占全球亏损的64%,成为OYO酒店集团亏损的重灾区。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Z控股公司是软银的附属公司,而同时软银也是OYO的大股东。因此在这笔交易中,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交易价格仅为3美元。一份内部文件估计,到今年年底,OYO Life已入住客房数量将从目前的4200间减少75%,同时也会影响到OYO Life一半的员工。

但是OYO与Z控股公司的合作关系甚至都没有维持一年,Z控股公司以企业投诉不断为借口,已经将其持有的股份又卖回给了OYO。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不仅是日本, OYO在包括美国、中国甚至是印度本土都遭遇了大量投诉。

2019年6月OYO推出2.0模式,或许是亏损的重要原因。2019年6月,OYO酒店推出2.0模式,即与单体酒店签订保底收入协议,由OYO酒店控制价格,将酒店的预订和管理纳入OYO酒店的系统,OYO酒店和单体小酒店方面协商好保底收入,每个月将保底收入打入酒店业主的账户。超过保底的部分,则OYO酒店与酒店业主进行分成。

不仅是中国,在OYO起家的印度市场,目前裁员人数也已经达1800人以上。不仅如此,根据外媒获取的OYO现任和前任员工的内部数据,仅在印度OYO自去年10月以来就减少了65000多间客房,这一数量大约为OYO客房的四分之一。有报道称,OYO甚至已经停止了在印度200多个小城市出售客房。

同样的,OYO作为软银的标杆项目之一,恰好也做着和WeWork相似的“二房东”生意。软银显然不愿意在OYO身上重蹈WeWork的覆辙,必然极力敦促OYO实现盈利。据外媒报道,软银一直在向OYO母公司施压,要求其实现盈利,缩减非核心业务便是其中的手段之一。

早在去年6月,就有消息称OYO正在和软银进行新一轮融资的谈判,但至今OYO也没有等来软银的救命钱。

如今看来,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节点将会被无限延长。

曾几何时,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Ritesh Agarwal)放出豪言,“希望在2023年之前让OYO取代万豪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

但是,靠烧钱抢市场路子起家的OYO,盈利谈何容易?

曾经被孙正义盛赞为软银的标杆项目之一的OYO,恰好也做着和WeWork相似的“二房东”生意。如今的孙正义,正想尽办法帮助OYO实现盈利,避免WeWork 的戏码再度上演。

这其中,最大的亏损来自于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 Work上市失利,WeWork最终不但罢免了首席执行官,并将估值从470亿美元下调至不到80亿美元。这成为一个震惊全球科技行业的标志性事件。

中国区高管离职,过万员工如今只剩2000+

在WeWork遭遇惨败后,软银对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态度也在发生变化,从烧钱来抢市场变得开始注重如何快速实现盈利。但是,投资方对于软银的信任度已经直线下降,有投资方表示对于软银愿景基金第二期将不会继续参与。

同样的情况也在日本上演。

3月4日晚间,据国外媒体报道,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其中中国市场约占3000人。

其实,软银一直以来都是OYO坚定的支持者,OYO不但被软银列为愿景基金投资的标杆案例之一,孙正义还在2018年的软银股东大会上盛赞OYO是一种新的酒店管理模式。2015年来软银已经领投了OYO的四轮融资,目前已持有OYO约 46%的股权。

严厉惩治重大、多发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检察机关坚持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重大恶性犯罪。对陕西米脂县赵某砍杀学生案、辽宁葫芦岛韩某驾车冲撞学生案、浙江省杭州莫焕晶放火案等案件,检察机关依法快捕、快诉,提出死刑量刑建议,被告人均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云南省富民县李某故意伤害案中,被告人李某因与紫某有矛盾,残忍地往紫某年仅6岁的儿子身上泼硝酸,导致被害儿童严重伤残,检察机关对李某从严指控,李某被判处死刑并已经执行。

焦点访谈最新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