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武汉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党委常委、副校长、医学部部长唐其柱是武大现任领导班子中唯一一位临床医生出身的成员。疫情发生以后,他高度关注疫情发展,并对学校防疫工作投入了大量精力。

[解说]1月30日,唐其柱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当疫情过去,与之相关的诸多领域都值得学界研究。抗击新型肺炎疫情本身,就是一本内容复杂、份量沉重的活教材。

[解说]原定于2月中旬开学的武大已向学子发出延期通知,唐其柱认为,延期势必对教学产生一定影响。但武大作好了相关预案保证学生学习不受耽搁。这份预案还包括防范学生集中上课带来的新冠病毒传播风险。当前寒假,武大共有近900名学生留校过年。

[解说]武大附属的人民医院和中南医院是此次武汉战“疫”的主战场之一。曾任人民医院院长的唐其柱表示,这两家医院承担了大量临床病人的救治工作,同时开展病例临床观察、病原快速诊断、诊疗规范和新技术方法的探索,在防控疫情方面起到了技术引领和示范作用。

[同期]武汉大学党委常委 副校长 医学部部长 唐其柱:一个方面是非常规范,严格按照我们国家卫生行政部门,给出的一些诊疗规范来进行,同时也结合自己的,我们医院自身的情况,我们开展一些创新型的措施,希望能够为兄弟医院,为这次疾病的防控,能够起到技术引领,和一个示范的作用。

[同期]武汉大学党委常委 副校长 医学部部长 唐其柱:我们现在对留校的学生,不管是我们本土的学生,还是外国留学生,我们都是完全平等的,一样采取了措施,在物资生活方面都有充分的保障,在一些预防措施方面,也有充分的保障,应该来说他们的生活,他们有同学在这里啊,我们专门都检查,他们在房间里寝室里学习,都还是非常安全的。

“我从重庆回老家看母亲只要33分钟,再从赶水镇送旅客回重庆需要5个多小时,坐的都是火车。”55岁的列车员张维华说,自己既服务着春运,又享受着春运服务。

记者邹浩 杨程晨湖北武汉报道

“以前从重庆回綦江赶水镇,快车3个多小时,慢车将近6个小时,但现在坐这趟车回去只要33分钟。”55岁的张维华说,自从2019年初G1755次列车通车以来,回家的路变得快捷又舒适。

62岁的闫嬢嬢也扛着两大背篓新鲜猪肉上了车,说是专门找了熟悉的娘家亲戚买的,要留着过年好待客。闫嬢嬢是遵义人,40年前嫁到重庆后,就一直坐这趟车往返娘家和婆家。“这辆车方便又便宜,我都坐出感情啦。”闫嬢嬢说,老百姓都感谢政府一直为群众保留绿皮列车。

[同期]武汉大学党委常委 副校长 医学部部长 唐其柱:一个方面从我作为一个医生,从医学的角度,我们从流行病学,从临床的诊治,从大量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这一方面啊我觉得会,这本身就是一本生动的活教材,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当然同时还有另外的,不是这个领域当中的,这个突发性的意外,突发性的公共事件造成以后,对我们各个专业各个行业,包括整个社会生活的影响,这也是一个活生生的教材。

上午9点10分,重庆开往綦江方向的G1755次列车平稳驶离重庆西站。张维华边打电话给家人报平安,边找座位坐下。他的胸前别着工作牌,上面写着:重庆客运段列车员。

这趟列车是川渝线仅存的绿皮火车。没有餐车,也没有空调,一二十分钟就要停靠一站,走完全程要9个多小时,沿途停靠的26个站点,基本上全在深山里。可正是这辆 “经站就停”“七拐八绕”的慢车,极大方便了乡民探亲访友、赶场买卖;低票价也让它成为乡民最经济实惠的交通工具。“最低票价2元,最高票价才23.5元,虽然一直亏本运营,但政府并不取缔,就是为了方便周边乡民出行。”张维华说。

“赶水到三元坝吗?四块钱。”随着一声汽笛长鸣,张维华已经戴上大盖帽站在5629/5630次列车上了。他声如洪钟,麻利地巡视着车厢,检票、补票,跟认识的老乡聊天。“这上面有很多熟面孔、好朋友,有时我会产生错觉,工作时像是回到另一个家,特别轻松。”张维华说。

一路和乘客们说说笑笑,时不时给扛着背篓上下车的老乡搭把手,张维华说,无论是快车还是慢车,都承载着浓浓的便民、为民深情。

[解说]唐其柱特别指出,武大作为国家“双一流”建设的综合性大学,病毒学研究处于国际一流水平。事实上,从疫情发生到现在,武大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医学病毒学研究所等在病毒发现、溯源、核酸检测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当前,学校正在统筹规划,紧急组织相关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疫苗研发、中和抗体和药物筛查等领域协调攻关,为武汉打赢这一场攻坚战贡献智慧和力量。

一眨眼,列车停靠在赶水东站。出站后,沿着川黔老铁路行走一刻钟,就是老赶水车站的站台,对面就是张维华的老家。知道张维华要回来,母亲和妹妹准备了他喜欢吃的豆花饭。张维华一踏进家门,迎接他的是满脸慈爱的老母亲,和热气腾腾的饭菜。

“来,大家吃广柑!交个朋友,我自己种的,没得啥子亏本的。”一个刚上车的老汉背了半竹篓广柑上车,一上车就发给大家吃。张维华说,这个老汉家住不远的民福寺,种植广柑很多年,每天都背着竹篓搭这趟车去赶场。绿皮慢车帮了沿途销售自家农产品的农民大忙。

“以前回来,路上要花一天时间,现在交通更快捷了,就能多跑几趟。陪她吃吃饭,聊聊天,我这心里头觉得踏实。”张维华简单的话语里,透着对母亲深沉的感情。

再过20分钟,5630次列车就该进赶水站了。张维华重新背上黑色双肩包走出了家门。

张维华是“慢车”5629/5630次列车上的一名列车员。工作时,他就乘绿皮火车缓缓穿梭在重庆、遵义间服务乡民;闲下来了,他就作为乘客,借着高铁带来的快捷服务,从重庆前往赶水镇探望83岁的母亲。

优德优德w88官方网优德官网